首頁
走進遼陽
信息公開
政策解讀
互動交流
辦事服務
數據開放
您的位置: 首頁>走進遼陽>綜合概況>自然地理
自然地理
自然災害
發布時間:2017-07-03 10:39:25 來源:市政府辦公室
【打印文章】 瀏覽次數: 字號:

歷年水災情況一覽

遼陽地區主要自然災害是水災,本地區降雨量時間集中在7-8月份,而且經常有連續性大雨天氣。境內危害較嚴重的是渾河和太子河。

238年(魏景初二年閏八月),“霉雨三十余日”,襄平“城中糧盡,人相食”。

遼代(907-1125),只有兩年的洪澇災害資料流傳于世,其中記載遼太平十一年(1031),“遼東大雨水,諸河橫流,皆失故道?!?/span>

金代(1115-1234),僅存洪澇災害資料2份(次),其中記載金大定元年(1161)“東京道東梁水(太子河)漲溢,水與城(今遼陽老城)等?!?/span>

元代(1271-1368),記載遼陽地區洪澇災害26次。其中記載元大德七年(1303)遼陽等地“大雨水、壞田廬,男女死者119人?!痹┒ㄈ辏?326),遼陽等地“大水,壞民田,溺死者158人?!毖拥v三年(1316)至泰定四年(1327)年的12年中,有10年發生洪澇災害,洪澇期間,沿河一帶“盡成澤國”。

明代(1368-1644),共記載32年洪澇災害。

1416年(永樂十四年)7月,“大雨如注,沿河村屯多被浸泡?!?/span>

1506年(正德元年),遼陽“大水,平地深丈余?!币钅?,定遼左衛等20衛所連續火災。

1557年(嘉靖三十六年),“廣寧(北鎮)、海州(海城)、定遼(遼陽)、沈陽、蓋州(蓋縣)、三萬(開原)、遼海(昌圖)……諸衛所水災”,“淫雨連月,禾盡淹沒”?!按笏?,一望成湖,籽粒未收,遠近居民,家家缺糧,賣妻棄子,流離載道,入冬以來,日甚一日,民愈窘迫,始則掘食土面,繼而遂至相食,積殍狼籍”。

1558年(嘉靖三十七年),“大饑大疫,人相食,有闔門疫死者”。太子河接連泛濫成災。

1559年(嘉靖三十八年),遼境大水,“軍民疫死者無數”?!睹鲗嶄洝份d:“往時雖罹災害,或止數城,或僅數月,未有全鎮被災三歲不登如今日者,……巷無炊煙,野多暴骨,蕭條慘楚,目不忍視,……母棄生兒,父食死子。父老相傳咸謂百年未有之災”。

清(1644-1911),有73年的水災記錄,清前期洪澇災害資料較少,后期較豐富。遼陽地區為害較重的洪澇災害有13次。

1650年(順治七年),太子河、渾河“水溢,有廬舍漂沒者”。

1693年(康熙三十二年),“水災,禾稼不登”?!俺俏鞔笮↑S泥坑(洼)淤為平川”。

1754年(乾隆十九年)八月,遼陽“大水成災”。

1827年(道光七年),秋天大雨,太子河水溢成患。

1835年(道光十五年),遼陽“西北水災”,小北河、黃泥洼、沙嶺等地被淹。

1841年(道光二十一年),遼陽等6州縣遭水災。

1845年(道光二十五年),“遼陽十三州廳縣”水災。

1870年(同治九年),“大水,平地深丈余”。

1885年(光緒十一年),遼河一帶“淫雨,盡成澤國”。六七月間又遇“烈風暴雨”。

1886年(光緒十二年),遼陽、海城、牛莊等“10廳30縣被水”圍困。

1888年(光緒十四年),五六月大旱,“七月連日大雨,房屋多倒榻,田禾被淹,災民多以秫稈磨面充饑?!贝笏捌降厣钫捎?,高麗門外城磚沒13層”,小北河村至唐馬寨一帶只露樹梢,“遼陽、營口、牛莊等處綿亙千里,都成澤國”。

1907年(光緒三十三年)6月,遼陽河水暴漲,河堤開決,平地水深數尺。一、二、三區被淹17屯,重災土地7833.4畝,顆粒未收。

1909年(宣統元年)夏日“連降大雨,濁浪排空,聲如牛吼,遠聞十余里,平地水深過丈,唐馬寨、柳壕、黃泥洼、劉二堡等地河水匯聚,奔騰南下,壩頂行舟,水天一色。有的村莊被一掃而光”。大水過后,滿目凄涼。

1911年(宣統三年),“正月以來,大雪降落異常,春融之際,遍地成波,麥未成熟,被水淹沒如同未種。壯者逃之四方,老弱漸轉溝壑,幼者嗷嗷待哺,慘不忍聞。六月,太子河堤壩決口,平地深水一丈有余,淺者六七尺不等,四顧汪洋,盡成澤國,此宣統元年尤為慘重。

民國時期(1912年至1949年9月30日),遼陽地區共有14次洪澇災害記錄,災情較重的有9次。

1915年(民國四年九月),太子河水暴漲,劉二堡、柳壕、小北河、唐馬寨等地淹地近萬坰,災民8萬余。

1918年(民國七年八月二十六日),藍家、首山一帶降大暴雨,首山峰北之荒甸屯,平均水深5-7尺,遼陽城南,望之如海。劉二堡一帶堤壩決口6處,孟柳壕及其周圍水深“兩丈有余,邊墻子至劉二堡一帶濁浪滾滾,只露大樹梢,過往碑至唐馬寨處,呼救之聲,不絕于耳”。

1922年(民國十一年八月二十三日),北邊墻子、小川城、小駱駝背之三角地帶,因劉二堡小西地、孟家水口之間決堤而“汪洋成川,豆苗無存,高粱全頹于水中”。

1923年(民國十二年八月十日至二十日),太子河流域一次降雨200毫米。山洪暴發,河水猛漲,遼陽境內堤壩沖開10余處,大量房屋被沖倒,數萬畝莊稼被淹沒。太子河高麗門河段,流量高達11300立方米每秒,是遼陽有記錄資料以來第三次超過萬立方米每秒。鐵路中斷,城內進水。此次大水是1888年以來未曾有過的大水災。北邊墻至青魚灣、西泗河、前螞蜂泡一帶,田禾均被淹沒。

1926年(民國十五年八月),北邊墻子、李家窩棚、南邊墻子、劉柳壕和孟柳壕等35個村屯被淹,“積水約三、四尺至一丈二尺不等”,受災土地9.8萬畝。

1929年(民國十八年八月),陰雨少晴,農歷七月初一晚至初二上午,大雨如注,山洪未至,鄉路水已齊腰,山水咆哮,聲若雷鳴,民皆驚恐,水頭過處,山丘谷地之間樹木、村舍多沒于浪濤之中,塔子嶺、甜水、水泉、吉洞峪、隆昌、八會、上麻屯、亮甲、河欄一帶,水勢之大難以言狀,剛家堡平地水深丈余,形成泥石流,宋某全家27口人不及逃避,被埋13口,稠林子村屈慶玉夫妻遲走一步,大人及兩個孩子全被淹死,李荒溝(今屬甜水鄉古家子村)顧恩翠家5個孩子全被洪水葬于砂礫之中。賈家村、羅家村、河欄溝、亮甲山一帶浪峰二丈有余,夜間石滾如吼并撞出火花,“怪異叢生,神人難測”。中堡村王家崴子(河西)只露房脊。亮甲區公所40石倉谷,120套軍服均被沖走。二道河、雞鳴寺(中部和北部),大甸子、頭一站被洪濤連成一片。水泉、甜水、孤家子一帶“山洪洶涌,沖走人、畜、財物難以計算?!毖睾右粠?,災情更甚,多處壩頂行舟,方圓數十里,舉目無青,災民多乘草木筏子、小船逃生,哭號求救之聲不絕于耳,大水過后,耕田、道路難辨,民舍多頹成堆,樹梢掛泥。這次水災農作物被淹,電柱沖倒,幾十萬間房屋被淹,近百萬農田絕收,人畜死亡嚴重。

1935年(民國二十四年七月至八月間),太子河上游普降大雨,山洪暴發,河水猛漲,沿護城河進入市區,火車站前低洼處水深達3米。

1938年(民國二十七年),大羅套、謝柳壕、黃套、南教場、轉軸、蛤蜊坑一帶“田舍均浸水中,水天一色”。

1939年(民國二十八年),太子河壩決口,穆家堡一帶被淹,糧谷絕收,災民四出乞討。

1947年(民國三十六年),7月14日夜,小屯、藍家、首山一帶降暴雨,15日,首山北部荒甸、朱家堡子、小孤家子、腰老鴰窩、水泉(屯)、王羅屯、沙嶺、黃泥洼、小北河等地,一時急流洶涌,菜莊鐵路橋及一些民房被毀。

1949年6月7日至8日,遼陽地區連降暴雨,沈旦內河決口,淹地2萬畝。7月20日,河水泛濫,太子河右岸唐馬寨區大駱駝背村東沙質壩滲水,21日小北河區馬家堡子段,左岸劉二堡區田坨子段大堤決口,渾河左岸唐馬寨區三尖泡、田家屯段2處決口,柳壕河右岸鯉魚泡,運糧河左右岸孟套子、馬家、三岔子、六間房,南沙河的蘭家窯、小河沿相繼決口,境內有50個村被水圍困,10萬人受災,7人喪失,30萬余畝耕地被淹,60余間房屋被沖倒。

1950年6月8日,境內北沙河右岸后煙臺、大新莊兩處決口,兩股洪水在后煙臺與小新莊間匯合西流入渾河,15個村受淹,其中單莊子、王家等6個村重災,15000畝耕地毀種補種;7月21日,北沙河右岸大新莊、后煙臺附近又決口,耕地受災70108畝,減產7成以上。太子河.渾河堤壩相繼決口,太子河右岸馬家堡子,左岸田坨子;渾河左岸三間泡、田家屯;柳壕河右岸鯉魚泡;運糧河左岸孟套子、六間房堤壩潰決,40余萬畝耕地被淹,災民達10萬人。

1951年8月3日至4日,連日陰雨,河水暴漲,遼陽境內北沙河岸的前煙臺、房干堡,柳壕河右岸的黑魚泡一帶及太子河左岸的田坨子、二道岡;運糧河右岸的橫道河子等壩段,先后決口10處,被淹土地約2.4萬坰,減產70%以上。

1953年7月21日,遼陽普降暴雨,河水猛漲,大、中、小河堤防相繼決口76處,淹地42.9萬畝,受災139個村,3.2萬戶,19萬人,沖毀房屋2840間。8月20日運糧河左岸二臺子、柳壕河左岸老橋房、南沙河半拉山子等處堤防決口。21日太子河洪峰流量為3440立方米每秒,太子河左岸鍋坑子.下口子兩入決口。23日渾河左岸沙崗子決口,一處長150米,水深達3米,沖倒房屋8間,沖走2人,淹地38.3萬畝。

1954年8月下旬,遼陽境內連降大雨,山洪暴發。28日,渾河、太子河、運糧河、南沙河等大小河流防洪堤壩30處決口。69個村受災,洪澇273430畝,沖倒房屋126間,其中穆家、唐馬、柳壕、劉二堡等地區受災嚴重。

1955年7月暴雨成災,北沙河、楊木溝、戈西河、小渾河共決口8處,淹沒耕地7000畝。

1957年8月,境內降大雨、暴雨,內澇耕地16萬畝,是解放以來內澇最重的一年。

1959年7月下旬,連降大雨和暴雨,洪澇重災1200畝。

1960年8月4日,暴雨,全市遭受特大洪水災害。太子河水位最高達27.8米,洪峰高達27.94米,超過保證水位(24.3米)3.64米,特大洪峰流量達18100立方米每秒。受災人口35萬人,農用物受災面積130萬畝,沖倒房屋4萬間,死亡657人。同日午后,高麗門外太子河木橋被沖毀。

1962年8月7日,遼陽、本溪地區連降大雨,太子河水位猛漲。8月21日,遼陽高麗門水文站水位23米,流量1760立方米每秒。城東高麗門大橋阻礙洪水渲泄,對市內威脅很大。經省防汛指揮部批準,于9月4日將長263米、寬6米的50孔大橋拆除28孔,共長140米。受淹耕地10000畝。

1964年7月下旬至8月中旬,陰雨連綿,境內9條河流堤防決口20處,外水成災135510畝。內澇成災235309畝,共受災370819畝。

1971年7月31日,降大雨,8月4日楊木溝左岸決口,燈塔境內受災面積700畝,其中顆粒不收320畝。夏秋季節運糧河壩開,穆家、唐馬寨一帶受災,作物成災面積28.88萬畝,浸泡糧食4.2萬公斤,倒塌房屋1225間。

1974年9月,遼陽地區普降暴雨,雨量為170-190毫米,大面積農作物遭受風、澇災害。

1984年8月4日至13日,遼陽連降三次大暴雨,東部山區降水為150-200毫米,西部沿河為290-384毫米,沿河18個鄉鎮一片汪洋,50萬畝耕地積水,部分耕地水深1米多,有13.2萬畝農作物受災,近3萬畝絕收。有180個村,3687畝養魚池塘漫堰溢流,魚苗、魚種損失嚴重,倒塌房屋37間,死亡7人。

1994年8月15-16日,暴雨、大風災害,最大瞬時風速18米/秒,遼陽部分農田被淹,內澇、倒伏成災。玉米減產5成左右,水稻減產2成。

1995年,遼陽遭逢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災害,自7月29日凌晨二時起沿河流域普降有史以來少有的高強度大暴雨,全市地區平均降水量達124.3毫米,北沙河出現1770立方米每秒的洪峰流量,大大超過其809立方米每秒的抗洪能力。渾河水系發生自1888年以來最大洪水,黃臘坨水文站出現5770立方米每秒洪峰流量,遠遠超出了遼陽壩段2500立方米每秒的抗洪能力。境內大、中、小河流全面告急,相繼漫堤決口23處,計29個鄉(鎮),388個村受災,其中重災12個鄉(鎮),151個村。受害人口54.33萬人,成災人口48.2萬人,重災人口22.45萬人,特災人口13.2萬人。

全市經濟損失72.3億元,其中農業損失22.1億元,受災面積153.1萬畝,占農作物播種面積的67.9%,其中成災138.7萬畝,絕收85.3萬畝,糧食減產9.8億斤。沖毀魚塘4.57萬畝,跑魚3萬噸;淹死畜禽774萬頭(只);堤壩、閘站等水利工程損失8.27億元;1.7萬余家鄉鎮企業停產,損失4.97億元;其他各業損失5.46億元;人民群眾財產損失22.11億元,過水房屋23.9萬間,倒塌民舍12萬間;搶險救災消耗物資和藥品2.03億元。

歷年旱災情況一覽

旱災多發生在春季和夏季,秋季較少。

1620年(明萬歷四十八年后金天命五年),遼東大旱,大面積農田絕收,后金割據地區尤為嚴重。

1689年(清康熙二十八年),“春旱、秋早霜,糧谷不收。免遼陽田賦”。

1829年(道光九年),“亢旱成災”。

1867年(同治六年),“春旱”,禾苗多枯黃。

1889年(光緒十五年),“春旱,民缺食”。

1913年(民國二年),大旱,五月山丘地帶高處草木發黃。

1914年(民國三年),春、夏大旱,湯河斷流,災民四出乞討。

1920年(民國九年),河干井枯,大麥、小麥、大豆多旱死。

1925年(民國十四年),春旱,幼苗枯黃。

1926年(民國十五年),唐馬寨、穆家堡、柳壕、劉二堡一帶“亢旱,至陰歷六月乃雨”,苗枯,麥絕收。

1940年(民國二十九年),劉二堡一帶,春種至夏鋤滴雨未降。河欄溝一帶,從四月二十二日至六月初二,40余天無雨,禾苗多枯,僅有3成年景。

1943年(民國三十二年),山區大旱,農田絕收,災民多靠野菜、樹皮度日,許多人中毒、浮腫,有的背景離鄉。

1948年(民國三十七年),山區大旱,田禾枯萎。

1950年5月,旱情較重,丘陵地帶河干井枯。

1951年5月大旱,大風、干燥,大路煙臺4個水泡干3個,9眼井干6眼,山區干旱達18厘米,平原深達12厘米,春麥葉黃2-3個,豌豆旱得不開花,小麥、豌豆減產3-4成。平原一些水田裂縫深達4寸,山頂部樹木約有20%發黃。

1952、1956、1957年為一般伏旱年。

1958年伏旱最重,是年繼春旱之后,從5月22日起連續73天沒下透雨,水田干旱裂縫達13厘米。

1978年伏旱,是年6月,西部佟二堡、沈旦堡、王家、西馬峰、邵二臺公社旱情較重,受災面積9.45萬畝,減產3成。

1963年秋旱,自8月入秋以后東部鏵子公社34天未降雨,山坡地出現一指寬的裂縫,大豆成片枯死,玉米帶皮立稈,高梁葉一黃到頂,干旱成災58600畝,減產4成以上占64%。

1967、1968、1974、1975、1976、1977、1979年為一般伏旱年。

1972年夏,山地4-6月大旱,禾苗多枯萎,旱象延續到立秋以后。

1978年6、7月大旱。

1984年6、7月,鍋坑子、六弓臺、代耳灣和南甸子等村屯旱象嚴重,受災面積1690畝,減產11.85萬公斤。

1997年6月中旬至8月中旬連續32天≥33℃高溫少雨,≥35℃高溫天氣達8天,而7月份的降水量僅為歷年同期的45%,高溫、干旱程度為遼陽有資料記載以來最嚴重的年份,導致農作物減產,病蟲害發生較重。 

歷年風災情況一覽

風災多發生于3-5月間和8-9月間。遼陽地勢高低不一,風災程度亦不同。

1909年(清宣統元年)5月7日下午4時,遼陽東路第八鄉,颶風冰雹大作,約1小時有34屯房草被揭大半,蔬菜田苗毀傷凈盡。

1914年(民國三年十一月二日),大風刮倒境內電柱13根,折斷2根、刮倒和拔起柳樹38576棵、楊樹16689棵、榆樹9826棵、松樹100棵。

1939年(民國二十八年四月八日),黃泥洼一帶遭“黑風”襲擊?!帮L勢兇猛,天昏地暗,伸手難見五指”。房蓋被揭,門窗損壞,7個村屯200余家受災。

1949年7月中旬至8月初,境內遭受臺風襲擊,農作物倒伏近3萬畝,減產2-3成。

1953春,大風,遼陽地區4.4萬坰田禾受損。

1961年,大風日數達35天,是正常年的4.66倍,田禾、樹木受損。

1964年5月12日午后3時許,黃泥洼一帶遭龍卷風襲擊。約500米寬的風帶上,柴草垛、木制農具及房蓋被刮起,百余斤的豬被卷起數米高。金山屯村房瓦皆被揭掉,大部分房瓦飛出百余米遠。

1965年5月某夜,青魚灣村房草被揭,大樹多被颶風刮倒。

1980年4月18日和5月2日,大風超過8級。5月16日至18日,燈塔境內西部地區王家、沈旦堡、西馬峰3個公社28個大隊遭受風災,受災面積25454畝,其中毀種12485畝。7月20日,龍卷風襲擊甜水、水泉公社,萬余畝玉米被毀,百余間房頂被揭掉,毀林木900株,農田減產3成。

1981年,有氣象資料記載以來,為大風最多年,5月初,穆家、唐馬寨、柳壕、小北河多處耕地垅溝垅臺被刮平。

1983年7月3日晚7時左右,小北河一帶遭龍卷風襲擊。風帶寬50至100米,郭家、淤泥湖、杏樹坨一帶800多畝莊稼被毀,222間房屋受損。

1984年8月10日17至22時,燈塔境內遭受6至8級大風襲擊,除沈旦堡、柳條寨2鄉外,其余鄉鎮均受其害,玉米倒伏30%,高梁倒伏50%。張臺子、張書、沙滸受災面積占旱田總面積的42%。大河南鄉周官村一帶,碗口粗的樹連根拔出,電線桿折毀43根,變壓器從臺上吹落。全縣玉米、高梁、大豆、水稻、谷子共倒伏114272畝,使全縣糧食欠收一成以上。遼陽縣黃泥洼一帶遭風災,18個村約9000畝莊稼減產63.5萬公斤。

1985年7月下旬至8月19日夜間,遼陽縣多次遭歷史罕見的臺風襲擊,全縣作物受災面積34萬畝。八會、隆昌、吉洞峪、上麻屯一帶,多數高梁、玉米等作物被刮倒,作物減產約5成;河欄鎮2.61萬畝莊稼、2.4萬棵大小樹木被刮倒;甜水鄉農田受災1.2萬畝,減產151.5萬公斤;小屯鎮耿家屯村遼溪公路某段,大樹被連根拔起,交通受阻;黃泥洼鎮17個村3.4萬畝農田受災,減產350多萬公斤。

1990年8月1日,最大瞬時風速達19米/每秒,風災造成蘭家鄉高梁、玉米減產6-7成,大豆減產3-5成。

1991年7月26日,大風災害,最大瞬時風速20米/秒,小北河鎮、黃泥洼鎮農民住房、農作物、樹木及通訊線路受到不同程度破壞。

1993年6月6日大風災害,最大瞬時風速達21米/秒,東京陵、慶陽等地經濟損失200萬元。

歷年雹災情況一覽

雹災多發生在5至6月和8至11月份,在春夏和夏秋交替季節尤為頻繁,冰雹災害在境內主要有兩條線,呈馬蹄狀分布。一條是唐馬寨至柳壕、黃泥洼、沙嶺、遼陽市老城區;另一條是吉洞峪至下達河、小屯、遼陽市老城區。

1292年(元至元二十九年閏六月),“雹災,免田租”。

1581年(明萬歷九年八月),遼東定遼等衛雨雹成災,有的冰雹大如雞蛋,由長安堡至青石嶺受害地區約百里,田間莊稼盡被打傷。

1835年(清道光十五年),“雹災”,賑災民,緩征“新舊額賦”。

1909年(清宣統元年七月二十八日),黃泥洼、關家口門等處驟然下冰雹,將所有幼樹打毀無存,莊稼全部被毀。

1921年(民國十年八月一日)上午7時許,首山西北天空突然濃云如墨,隨即狂風驟起,樹木拔倒,房草皆飛,片刻,冰雹傾注,大者徑過3寸,小者如雞蛋黃,平地雹深2寸,田禾蒿草,一律偃地如鋪,禾谷脫粒,存者無幾。黃泥洼、大臥子、西青堆子、馬家堡子等20多個村屯的4萬畝農田受災。9月6、7日,雨轉冰雹,雹大如雞卵,持續3分鐘乃止。東部地區小堡、半拉山子等6村13286畝地受雹災。

1922年(民國十一年九月十日),大沙嶺、小沙嶺、金山屯、大闖屯和小闖屯一帶遭雹災。

1926年(民國十五年八月),劉柳壕、蛤蜊坑子、北邊墻子、常家窩棚、小駱駝背、黃泥洼、代爾灣等20個村屯5萬畝莊稼遭雹災。

1932年(民國二十一年九月十五日),五道口門一帶遭雹災,一大冰雹“重20斤”。大沙嶺、小沙嶺、大闖屯、小闖屯、金山屯田間“高梁碼子”盡被冰雹“脫?!?。

1934年(民國二十三年八月四日),馬家村遭冰雹襲擊半小時,平地積雹3寸,滿地銀白,盛夏如冬。

1943年(民國三十二年五月),劉二堡一帶遭雹災,平地積雹過寸。

1947年(民國三十六年七月),太子河沿岸遭雹災,田間香瓜多被打碎,高梁、玉米作物大部分被打成光稈。

1953年秋,黃泥洼一帶遭雹災,1515坰農田受災。

1955年6月18日午后,境內張臺子、鏵子、佟二堡3個區發生冰雹,持續約1小時,雹大如榛子,其中遭災最重的黑英臺,120畝高梁、玉米全部被打光。

1957年6、7月份共發生6次冰雹。下達河西部遭雹災,禾葉如梳。

1962年6月25日,沙滸、西大窯、王家、佟二堡公社遭受冰雹的襲擊,持續15分鐘,降冰雹厚9厘米,受災面積40067畝。英守堡生產隊和東養魚池生產隊各有200畝莊稼毀于雹災。

1963年7月16、17日,鏵子公社形相屯、雙龍寺、小堡、半拉山子4個大隊563畝棉田受雹災,減產2至4成;張臺子公社雙臺子、尖山子2個大隊375畝棉田減產3至7成。

1965年7月22日13時20分,柳條寨公社金山屯、李大人大隊遭冰雹襲擊,雹如蛋黃,持續20分鐘,3661畝耕地受災。

1968年8月7日,甜水、楊房、王家堡子生產隊一帶降冰雹約15分鐘,平地積冰雹30余厘米。

1977年6月1日14時,西大窯、沙滸兩公社遭冰雹襲擊。

1980年8月23日14時至17時,降冰雹2次,首次約5分鐘,后一次不同地區分別降10至30分鐘,降雹區在太子河與南沙河之間的小北河、黃泥洼、沙嶺、小祁家、曙光、首山、太子河7個鄉鎮32個村和2個農業科學試驗基地。冰雹、大風并行,時間之長,為全市60多年來所罕見,受災面積8.5萬畝,其中嚴重受災面積占5萬畝。

1981年秋,兵馬屯、繡江堡和雙臺子一帶降冰雹,禾葉多落。

1983年6月28日,三棵樹、郭家、淤泥湖、牛心坨、蒲河等7村屯1629戶,遭40分鐘大如鵝蛋的冰雹襲擊,平地積雹15厘米。損失房瓦2.4萬塊、玻璃5000平方米、房屋44間;毀玉米和高梁作物8000畝、大豆3000畝、青菜800畝、土豆1.16萬畝、沙藍楊苗圃900畝。8月末,黃泥洼鎮頭臺子、二臺子等4村屯遭20分鐘冰雹襲擊,雹大者近斤,小者3兩許,冰雹驟至,空中麻雀被打死數十只。劉二堡鎮孟甲、西地等村蔬菜作物多毀于雹災。

7月20日午后,柳河子、西大窯、沙滸、雞冠山、鏵子等鄉鎮遭受冰雹襲擊,冰雹從南向北而至,大如雞蛋黃,小似衛生球持續20分鐘,受災面積達15856畝。受災嚴重的玉米、高梁葉片皆呈碎絲狀,大豆、地瓜、小雜糧等農作物和茄子、辣椒、架豆等蔬菜全被打成光稈,糧食作物受災嚴重的近3000畝,其余減產50%。柳河子鄉果園

12000株果樹的果實全部打落在地,前堡村400多畝山楂樹的果實所剩寥寥無幾,其余的果樹減產50%,共損失果實約10萬公斤。

1984年5月26日,河欄鎮大面積降雹半小時,棉花及大豆田遭害;冰雹毀藍家村棉田百畝;隆昌鎮、下八會、塔子嶺鄉局部,上麻屯鄉大部分葡萄、山楂之孕果被冰雹打落;甜水、水泉兩鄉1500畝農田受損。7月14日,大河南鄉周官屯、全家、營盤等村遭冰雹襲擊。

1985年6月3日,高城子村千余畝,南雪梅村200畝莊稼毀于冰雹災害。

1986年6月15日,孤家子鄉邱家堡子、栗子園、新寒嶺三個村遭雹災,禾葉殘損。

1987年6月23日,小屯鎮西部、北部、東部2000畝農作物為冰雹損壞。

7月28日17時許,雞冠山鄉遭受罕見雹災,雹如蛋黃,持續15分鐘,以詹家、高家、劉家3村最重,少數家禽被打死,門窗玻璃被打落,全鄉減產水果5萬公斤。

歷年凍災情況一覽

1525年(明嘉靖四年),“冬,大雪,人、畜多凍死”。

1885年(清光緒十一年),“冬,大雪,凍死人、畜”。

1903年(光緒二十九年)十二月初,奇寒,湯河沿至三道河村大道上凍死19人。

1913年(民國二年冬),山丘高處老樹多被凍死,許多家畜死亡。

1920年(民國九年八月十四日),“翟家窩棚、喬索子、大駱駝背等17村屯降嚴霜,蕎麥、菜豆,葉盡枯黃,有顆無粒。民食艱難”。

1946年(民國三十五年秋),隆昌一帶遭霜凍,高粱未成熟。

1962年,下八會、隆昌一帶5月16日降雪,蕓豆及地瓜秧多被凍壞。

1975年,秋霜使玉米受災,籽粒未成,居民多食青玉米。

1976年9月上旬,氣溫驟降,農作物籽粒未完全成熟,僅有6成年景。

1981年5月3日,水泉村一帶,突然發,平地積雪10厘米余。

1997年1月1日暴雪,積雪深度達19厘米,給交通、運輸帶來嚴重困難,部分農戶塑料大棚受損。

歷年蟲災情況一覽

1176年(金大定十六年),東京路蝗、旱災并發,外逃者眾。

1329年(元天歷二年),遼陽等郡屬有蝗。

1586年(明萬歷十四年),遼陽水、風、蟲相繼為災,民乏食。

1689年(清康熙二十八年),春旱后,遍地蟲災。

1786年(清乾隆五十一年),遼陽州境,蝗過之處,禾稼無存“。

1913年(民國二年),遼陽旱,境內發生蝗蟲,蝗蟲遮天蓋地,咬死莊稼,蝗蟲所過之處,作物絕收,瘟疫并發,災民靠吃野菜、樹葉、草根度日。

1948年(民國三十七年),遼陽全境蚜蟲為災,只有“二成年景”,30萬畝高粱顆粒不收,遼陽地區災民超過40萬人,為百年不遇的蟲災。

1953年6月中旬境內夜盜蟲災害嚴重,受災面積達13980畝。遼陽縣境內30余萬畝作物收成減半。

1955年6月初,境內夜盜蟲大面積發生,佟二堡、民生等村組織學生捕捉,3000名學生一天捉蟲達1噸。

1959年7月,山區蚜蟲為災,境內糧食減產約0.6億公斤。

1961年6月中旬,西部佟二堡、王家等公社19000畝麥田發生蝗蟲災害,中國民航局出動20架次飛機撒藥治蟲。

1962年夏、秋,境內遭粘蟲災害,受災面積近萬畝,減產2500萬公斤。

1963年12月,遼陽縣東部山區油松12110畝,發生嚴重松毛蟲災害,調動飛機灑藥59架次,組織人工捕捉達32000人次。

1965年7月,遼陽地區普遍遭蚜蟲災害,遼陽縣委、縣人委召開緊急會議發動干部、群眾“蟲口奪糧”。

1973-1976年,山區17.05萬畝油松林先后遭松干蚧災害,大片油松林枯黃(至1987年,基本控制了此害)。

1981-1985年,境內發生舞毒蛾蟲害,受害面積達100萬畝,一些地方樹木落葉,盛夏如深秋。

1982-1983年,遼陽縣50萬畝玉米作物遭玉米螟危害。佟二堡地區大片高梁地發生蚜蟲災害。

1996年境內水稻白葉枯病發生嚴重。全市有14個鄉鎮,3萬余畝水稻不同程度的發生了白葉枯病,一般減產20%以上,較嚴重的減產50%以上,嚴重的造成全市水稻減產1500噸。

1996-1998年,美洲斑潛蠅發生嚴重,1993年在我國海南、廣東、廣西首次發現,1995年傳入遼寧省,1996年在遼陽市零星發現,1997年至1998年已經蔓延,全市有20萬畝蔬菜受美洲斑潛蠅災害,此蟲主要是幼蟲在葉片上形成蛇狀的隧道,使葉片枯白,影響葉片的光合功能,可使蔬菜減產30%-50%。

1998年,遼陽境內水稻遭受稻水象甲的突發侵害,該蟲是新傳入中國的一種檢疫害蟲,稻水象甲成蟲啃食葉片,影響光合功能,幼蟲蛀食稻根,造成飄苗,減產70-80%,經全市組織普查,有26個鄉(鎮),28萬畝水稻受稻水象甲為害,減產2356噸。

歷年地震情況一覽

遼陽地區地震次數較多,史料記載:

294年3月(西晉元康四年二月),上谷上庸遼東地震。

1301年(元大德五年),遼陽、沈陽等處發生水、蝗、風、雷、地震。

1378年6月4日(明洪武十一年五月庚日),遼東,地震有聲自東北向西南。

1476年10月8日(明成化十二年九月辛酉),遼陽成,地震有聲。

1484年1月29日(明成化二十年正月庚寅),遼東地震,聲如雷。

1493年1月18日(明弘治六年正月朔),遼東都司,地震有聲。

1494年(明弘治七年九月),遼東都司,地震。

1496年1-7月(明弘治九年正月一五月),陜西、山西、遼東都司,地震。

1518年7月2日(明正德十三年五月),遼東都司,地震。

1518年12月24日(明正德十三年十一月申),遼東,地震。

1525年5月22日(明嘉靖四年五月已未朔),遼陽地震。

1526年1月11日(明嘉靖四年十二月癸丑),遼東地震。

1527年5月14日(明嘉靖六年四月辛酉),天鼓鳴,遼東地震。

1552年10月27日(明嘉靖三十一年十月己未),遼東泛河城、遼陽地震。

1570年11月30日(明隆慶四年十一月丁卯),遼東天鼓鳴。

1597年10月6日(明萬歷二十五年),遼陽、廣寧、開原,地震,地裂涌水三日止。

1608年(明萬歷三十六年),遼東地震。

1609年(明萬歷三十七年),遼東地震。

1615年11月8日(明萬歷四十三年九月辛卯),戌初遼東地震,響如雷。

1638年10月(明崇禎十一年清崇德三年),遼東地震。

1679年8月(清康熙十八年),遼陽州地震。

1886年5月(清光緒十二年),遼陽地震,一些建筑物倒塌。

1888年6月13日(清光緒十四年),遼陽地震。

1922年(民國十一年),雞冠山、關門山,山裂山崩。

1940年8月5日(民國二十九年),熊岳震中,遼陽境內普遍有震感。

1969年8月18日,震中在渤海,遼陽境內有個別房屋震動。

1974年12月22日,在地表老官屯處的太子河斷裂帶上,發生4.8級地震,震中在胡巴什溝村南1.4公里處。孤家子、雞冠山、西大窯等村鎮,建筑物出山墻倒塌、裂縫,煙囪頂震掉、扭斷移位等。

1975年2月4日,震中海城,波及遼陽城鄉,為6.4級地震,少數民房山墻破裂,煙囪大多斷落,小屯公社上平州大隊,地面塌陷6處,其中最大的一處長14米,寬0.2米,深9米;小北河灘一裂縫長200米;下八會公社,徐家生產大隊一裂縫長40米。全市死亡26人,重傷74人,輕傷444人,震后凍死、捂死47人,火災燒死58人,凍傷29人,燒傷58人。砸死大牲畜18頭。全市房屋破壞面積42.29萬平方米(其中農村2.8萬平方米,市區39.49萬平方米),大煙囪倒裂29座,廠房、商店及其他公共建筑倒塌和嚴重損壞219棟,白塔剎座震落。全市直接財產損失價值達4144萬元。

1976年7月28日,震中唐山,震級7.8級。遼陽境內有強烈的震感,房頂落塵土,下午余震時房屋呈東西向擺動,田禾無風竟涌起波浪,少數房屋有損,電線桿呈50°——60°傾斜。